资讯聚焦
名表品牌大全
热点新闻

珠宝往事之“珠宝女神最偏爱的国度——俄罗斯”!

2019-01-11 09:27     文章来源:未知

  说起俄罗斯,你最先想到的是什么?是普金、斯大林这样的世界强者?是高尔基、普希金、托尔斯泰这样冲破暴风雨的海燕?还是柴可夫斯基和他的文雅的天鹅湖?亦或是伏特加和哥萨克骑兵所分发出来的豪气干云?

  

 

  诚然,关于俄罗斯,国人有多太多的感触。既有沙俄时期割地赔款的愤恨,也有苏联时期战友加同志的豪情,还有剧变崩溃后的扼腕和叹息。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抛开这些不谈,今天小编只想和大家一同聊聊俄罗斯的珠宝文化和历史。

  

 

  放眼世界来看,珠宝女神最偏爱的国度,非俄罗斯莫属。这个神秘的冰雪帝国的土地上,不只出产全世界香洌的伏特加,更埋藏着如恒河沙数的黄金、琥珀、珍珠、祖母绿、蓝红宝和钻石。

  “这是一个神奇的国度,女人们就算穷得吃不起面包,也依然会傲慢地衣着她们的貂皮大衣,戴着闪闪发光的珍珠项链和钻石项链,去剧院看一场《胡桃夹子》。”前苏联崩溃后,时任美国驻俄大使F-马特洛克如此回想。而在他之前二百五十年,英国公主爱丽丝曾经在给母亲维多利亚的一封信中也曾震惊地写道:“沙皇宫殿里的珠宝,或许连您的珍藏也无法与之相比。”

  

 

  俄罗斯珠宝不断是这个世界上最神秘又最耀眼的传奇,在这个经常被冰雪和永夜覆盖的极北之国中,闪闪发光的宝石便是光明与希望,它见证着这个传奇帝国曾经的豪迈豪华,也是俄罗斯人永久引以为傲的心头荣光。

  流淌着黄金与珍珠的涅瓦河

  

 

  1744 年,一个叫索菲亚的德国女孩衣着沾满尘土的裙子来到莫斯科时,心中对这个脏污、贫穷而落后的国度充溢了绝望。可当她步履困难地从污水中登上克里姆林宫的层层阶梯,却骤然被教堂尖顶上闪闪发亮的黄金顶座与吟游诗人七弦琴上那耀眼的宝石花纹眩晕了双眼。这个荒蛮的国度为何能如此戏剧般地同时包容豪华与落后?这个粗鲁的民族如何能雕琢出不逊于意大利人的浪漫与文化?

  

 

  三十年后,曾经被尊称为叶卡捷琳娜大帝的她找到了答案。那一天,她在本人的日记中写道:“冰冷与富饶都是上帝的恩赐,俄罗斯人即使必定只能在冰冷的泥泞中跳舞,可他们皮靴踢飞的石料,却一定是连教皇都要嫉妒的宝石。”

  叶卡捷琳娜大帝花了一生精神,把圣彼得堡城打形成远东的巴黎,而即使是拿破仑和路易十四统治下的花都,也无法与圣彼得堡非常之一的纸醉金迷相比。

  没错,纵使俄罗斯宫廷的时髦节拍总是落后凡尔赛宫一拍,但一提到黄金和珠宝,沙皇的皇家亲戚们也只要羡慕嫉妒的份儿——谁会把3000 颗钻石镶在《圣经》封面上?谁会用成吨的黄金勾勒宫殿墙上的图案?谁会想在整座琥珀镶成的屋子里喝下午茶?谁又会把本来应当镶嵌在王冠上的孔雀石、碧玉与玛瑙尽数拿来铺设大厅的地板?

  

 

  于是伦敦的社接壤中,关于俄罗斯的话题总是那么神秘诱惑——这个悠远的北国有着全世界最丰厚的宝石矿脉,那里的女人一边喝着烈酒,一边衣着紫貂大衣,那里贫穷的牧羊人经常连饭都吃不饱,可只需一向上帝祈祷,却常常会在河滩上找到拳头大的自然金块……而一切的赞誉和嫉妒到最后都总结为一句感慨:哦,谁叫那里是俄罗斯?

  对,这就是俄罗斯,不需你景仰,却永远叫你无法无视。女皇在冬蔷薇丛生的薄荷绿色宫殿中,浅淡而自豪地向世界笑容,这抹笑容被永久定义为俄罗斯人对珠宝的态度:爱好,但绝不顶礼膜拜,由于他们太过富足、太过豪迈。

  

 

  这是别处无法比较的国度,这是拜伦用“涅瓦河中流淌着黄金与珍珠”来形容的国度。所以俄罗斯的男人和女人们才会那样简单而质朴地酷爱珠宝,就像他们酷爱皮毛、鱼子酱与伏特加:哥萨克骑兵用黄金装饰本人的马镫,纺织姑娘拿紫水晶编入本人的发辫。那些北国风情的珠宝既不是纤巧细致的洛可可作风,也不是冷峻尖刻的哥特调,而是在淳厚大气的巴洛克中调入原生态的鲜活: 宽厚繁重的手镯,未经打磨的刻面宝石,硕大夸大的头冠,简单鲜艳的宝石配色……

  

 

  文雅着同时野蛮着,这才是斯拉夫民族特有的华美灿烂——而全世界绝大多数女人都在为了钻石而喝彩流泪时,俄罗斯的男人们却在忧愁应该用什么来讨好未婚妻:就连一颗陨石,都动辄随便为俄罗斯带来几万亿克拉钻石的大方赠礼,傲慢的俄罗斯女郎们,又怎会随便动了芳心?

  最鲜明的Russian Style烙印

  从十八世纪初到二十世纪初,整整两百年时间,俄罗斯式珠宝作风一次次在全世界掀起盛行风暴。沙皇的能工巧匠们,左右整个珠宝世界作风的才能,超越大多数人的想象。

  

 

  假如没有叶卡捷琳娜女皇,钻石对女人魔法般的吸收力无疑将大打折扣。1725年前,欧洲最时兴的钻石切割方式仍是古老却并不闪亮的玫瑰琢型,正是源于叶卡捷琳娜的激烈请求,意大利的钻石工匠才创造了能让钻石折射出更多光荣的亮堂式切割。

  

 

  没有传奇式的巨匠法贝热(Fabergé),珐琅、金银细丝镶嵌也不会成为现代珠宝艺术的主角。在长期与世隔绝的境况里,俄罗斯人用早年从欧洲大陆学来的镶嵌技术,发明了那些世所稀有的珍品。往常,Fabergé亲手打造的复生节彩蛋已成为珠宝史上最为辉煌的传奇之一。那些精巧的雕琢、绘画与镶嵌,无论从哪一个艺术角度而言,都是无法逾越的魅惑珍品。

  

 

  假如没有俄罗斯贵族对日常生活用品艺术化的苛刻请求,装饰艺术(Art Déco)风潮也不可能在上世纪初席卷全球。冬宫中用祖母绿和蓝宝石雕琢而成的孔雀自鸣钟、用金丝编织而成的晚妆手袋,都被公以为自文艺复兴以来装饰艺术的最高程度代表作。而俄罗斯人关于玉髓、紫水晶、碧玉的酷爱,更推进了欧洲贵妇对东方作风珠宝的追逐。

  就连路易斯·卡地亚(Louis Cartier)自己也供认,正是受俄罗斯珠宝的影响,他才会用粗暴的几何轮廓和多彩的对称宝石镶嵌来定义卡地亚历史上最受欢送的“东方作风”——十九世纪的贵族女性狂热追逐Kokoshnik式冠冕,就来自于俄罗斯少女盛装时新月形带状花冠,文雅凝重的曲线中可包容更多的宝石,无疑是夜晚舞会中的头面之王。

  

 

  扇型kokoshnik

  还有吗?当然,假如没有与俄罗斯大公Dimitri的一段念念不忘之爱,Coco Chanel又怎样能发明出那些作风寒冷、层次复杂的精巧设计?那些在涅瓦河边升腾的纯白雾霭和波罗的海中闪亮的金黄琥珀,都成为她源源不时的灵感来源。

  

 

  而哥萨克骑兵帽檐上的羽毛装饰,黑海沉寂夜空中的闪亮星斗,也尽数在她的1932年钻饰系列中投影出了具象……

  是的,一切的一切,都要感激俄罗斯。

  戛但是止的天鹅悲歌

  世上只要一种宝石能具有与帝王同名的光彩,那就是Alexandrite——以亚历山大大帝命名的宝石。这种神秘宝石可在明暗不一的光线下呈现出不同颜色,因此被称为“白昼里的祖母绿,黑夜里的红宝石”。但往常,这种只出产于俄罗斯乌拉尔山脉的宝石已被开采殆尽,一如整个俄罗斯珠宝的命运,在最华彩处戛但是止,成为回荡于天际的凄婉绝响。

  

 

  十月反动让镰刀与斧头替代了傲慢的双头鹫,盛极一时的罗曼诺夫王朝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消弥在历史的烟尘中,不留痕迹。昔日的沙皇御用珠宝匠逃亡他国,传说中可买下整个欧洲的帝国珠宝库也不见踪迹。而与这些悲壮传说相伴的,则是人们对俄罗斯珍宝的留恋——当那些本来如冬雪季风定时来访的俄罗斯风气忽然隔绝,富豪与精英们开端用史无前例的兴味,寻觅这些帝国最光芒耀眼的遗址。

  大局部王室珠宝流入沙皇的欧洲远亲手中——只要皇太后玛丽亚-费多罗夫娜一人侥幸地逃脱屠杀,这位俄罗斯王室独一直系遗孀曾是丹麦公主,逃亡后却不得不出卖本人的珠宝来维持生活。英国的玛丽皇后是她的主要光临者,至今英国皇室的许多冠冕和胸针,都可在俄罗斯的王室画像中找到原迹。

  

 

  而玛丽亚·帕弗洛娜大公妃的珠宝,则被拜托给原设计者卡地亚出卖,其中包括一顶装饰有七颗蓝宝石的冠冕(其中最大的一颗重达137.20 克拉),一只镶有祖母绿的羽饰和一条镶嵌有39.25 克拉梨形钻石的项链,这些不菲的珍品后来被出卖给美国名媛芭芭拉-赫顿与各国王室,换成了大公妃四名子女的面包与房租。

  

 

  美国商人则对Fabergé 的复生节彩蛋有着激烈的兴味,除留在俄罗斯国内的10 枚彩蛋,50 枚复生节彩蛋的其他大局部都被美国各大博物馆珍藏。而《福布斯》杂志的老板马尔科姆·史蒂文森·福布斯无疑是复兴这些废物的功臣——1960 年,他购置Fabergé 金烟盒送给妻子做婚姻周年岁念,顺带买了一颗彩蛋,那个时分,这些不为人知的小玩意仅值2000 美圆。

  

 

  而在尔后 30 年,他购藏了包括9 枚Fabergé 皇室彩蛋在内的数百件法贝热珍宝,世人正是在他的引见下,才慢慢开端理解这些缄默于历史角落的俄罗斯珍宝。往常,Fabergé 的后代们已重新复兴了这个业已隔绝的品牌,沙皇彩蛋的拍卖价钱也早已飙升到2 亿美圆。

  

 

  只是重温并不代表着复兴,往常的俄罗斯固然仍是北方让人生畏的强国,但俄罗斯珠宝固有的精巧和豪华已难被再度复刻。新兴的俄罗斯珠宝设计师如ILgizF 等,要么一味强调爆发户式的硕大与财富,要么更醉心于另类艺术表达。

本文为万湖名表原创内容,本文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万湖名表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万湖名表”。